托育行业成“抗寒”新风口 但烧钱模式可能行不通了

热点专题 浏览(1368)

原标题:培育产业成为“抗寒”的新出路,但烧钱模式可能行不通

记者|刘树琪

教育产业进入2019年冬季。根据IT Orange的数据,教育行业全年有297笔融资交易,比去年下降了47%。许多赛马场的融资热正在消退。

在这次低迷中,拓宇是少数逆潮流而动的行业之一。根据IT Orange的数据,2019年儿童托管赛马场的融资金额达到1.8亿元,为近五年来最高。该行业甚至将2019年视为儿童保育服务发展的“第一年”。

安娜,早期儿童教育和育儿品牌“多乐小熊”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告诉用户界面教育,育儿机构一直存在于中国。然而,随着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和父母育儿观念的转变,政府今年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行业迎来了发展机遇。

今年3月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我们应加快发展各种形式的幼儿服务,并支持社会力量设立幼儿服务。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和引导社会力量依托社区提供婴幼儿护理服务。

优惠政策为苗圃产业在首都圈的流行铺平了道路。然而,安娜认为这背后也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快速增长的投资和融资逻辑可能在苗圃行业站不住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常委李荣在2019年初的上海NPC和CPPCC会议上表示,私人护理机构的准入门槛、前期投资和运营成本较高,租金和人工成本占总运营成本的70%至80%。在运营的头两年,亏损是很常见的。利润通常是4至5年后的,是产出投入比和利润率较低的行业。

另一方面,一些儿童保育机构完全依赖父母预付的新店建设费,使得资金链脆弱,并经常发生“出走”事件。彭恩日托中心于今年4月宣布全面关闭。其创始人张云鹏在恢复交易期间指出,烧钱模式风险极大,如果现金流出现问题,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例如,张云鹏说在确定商店的位置时必须非常小心。错误的开店可能会延迟两到三年的发展。Anna还告诉interface education,包括特许经营者在内的选址需要专门的人员来协助项目评估。如果在选址和项目可行性初步评估期间不严格控制租金比例,项目的投资回报将会出现问题。

此外,在幼儿园产业的早期发展中,还存在诸如缺乏内部课程产品、缺乏师资培训、运营支撑体系不完善等问题。"尽管儿童保育正在蓬勃发展,我们仍然应该关注这个有障碍的行业."安娜说。

有利的新法规的引入也带来了更严格的监管措施,这给苗圃行业带来了双倍的压力。在国家卫生和安全委员会今年10月发布的《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中,对托儿所的地点和设施、雇员的资格以及与婴儿的比例做出了规定。此前,上海已开展整治行动,查处了嘉里宝贝、红、黄、蓝等6家非法托幼机构。

但是,从长远来看,提高护理行业的门槛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金宝贝(一家早期教育机构)的首席教育官张振宇表示,早期教育和儿童保育行业目前正处于“洗牌期”,未来的重点将放在质量好、交付稳定的企业上。他认为,疯狂“烧钱”追求增长的发展逻辑将不再适用,投资者将回归理性,教育机构应重视长期运营。

“如果早期教育和儿童保育机构不盲目烧钱招揽顾客,他们基本上可以在3到4年内盈利。”张振宇表示,金宝贝新店的平均客户购买成本约为2.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