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薛祥: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必然要求

国内新闻 浏览(1830)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

丁向雪

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指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推进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刻变革。”这一判断揭示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作用,也揭示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必须把握的正确方向。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必须着眼新时代,有效治理国家和社会,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落实以人为本的发展观,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所有这些都与党和国家机构的建立、职能分配和履行职责密切相关,需要通过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来解决。

1。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适应新时代,有效治理国家和社会,这必然要求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国家体系及其实施能力的集中体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是要使国家治理体系各方面更加科学完善,实现党、国家和社会各项事务治理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善于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国家,提高党的科学、民主和法制治理水平。党和国家机构的职能体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党执政的重要保证。推进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完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确保国家和社会有效治理,实现党和国家的繁荣和长治久安。

党中央一贯高度重视党和国家机构的建设和改革。新中国成立后,我们逐步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党和国家机关职能体系,在治理国家、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改革开放以来,为适应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的需要,我党积极推进党和国家机构的改革。各种机构的职能不断优化和逐步规范,推动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和加强了党的全面领导,牢牢把握保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关键,深化了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重大进展,为党和国家事业的历史性成就和变化提供了有力保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我们的党、国家和社会已经并将继续发生深刻的变化。治理国家的任务更加艰巨。党和国家的建立和职能配置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不仅要立足当前,从党和国家机构的职能上保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成功,而且要放眼未来,注重解决长期的体制和机制问题。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深刻把握了党和国家事业的历史性变化及其对组织结构和管理体制的新要求。它明确提出深化体制和行政改革

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在对形势、任务和现实问题分析判断的基础上,提出以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导向,建立党政机构整体,优化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协调党政军事机构改革。 合理组建地方组织,使党和国家组织的组建更加科学,职能更加优化,权责更加协调,监督更加有力,运作更加高效。 只有认真落实《决定》提出的改革思路,才能加快形成系统、科学、规范、高效的党政机关职能体系,顺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实现有效治理国家和社会的目标,更好地适应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要求。

2。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必须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必然要求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必须适应经济基础。这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使体制改革的各个方面朝着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方向共同努力,同时使各自相关环节的各个方面更好地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新要求。”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必须遵循这一要求,并按照这一要求去做。

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核心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即使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在资源配置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它也会更好地发挥政府的“看得见的手”的作用。要实现这一目标,关键是转变政府职能,这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着力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经济体制等方面的改革,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性转变,实现了从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制度功能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制度功能体制的历史性转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继续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我们在改善宏观调控、减少微观干预和加强市场监管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们有效协调了经济和社会发展,加强了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

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要促进高质量发展,必须以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为主线,加快发展方式转变,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动力,努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动态、宏观调控适度的经济体系,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的质量变化、效率变化和动力变化。与这一要求相比,中国经济发展的体制性障碍还没有完全消除,特别是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市场和社会功能还没有充分发挥,一些应该管理的东西还没有得到很好的管理或到位,一些应该到位的权力还没有下放或到位,对微观经济事务的干预过多或过少,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相对薄弱,出现职能错位、越位和缺位等现象。前任

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坚决克服制约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体制和机制的弊端,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着力推进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经济体系,强化和完善政府的经济调控、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和生态环境保护职能,调整和优化政府机构职能,全面提高政府效率,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同时,《决定》还从宏观管理职能的合理配置、权力下放的深入推进、市场监管和执法体系的完善、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管理体系的改革、公共服务管理体系的完善、加强事后监管、行政效率的提高等七个方面指出了改革的具体路径和方向。这些要求和安排应当在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中得到充分落实。

3。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必须落实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这必然要求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人民是我们党的力量之源,人民的立场是我们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我们党领导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断提高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促进人民的全面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二中全会上指出:“为人民谋幸福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第一颗心。我们必须永远记住这个最初的意图,永远把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渴望作为我们的目标。”推进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始终以人为本,以促进人民福祉和全面发展为出发点和归宿。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不应该停留在概念层面,而应该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实践中贯彻。这需要加强制度建设。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为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经济文化事业和社会事务提供了更有效的形式和更有力的保障。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我们积极建设学习型政党和服务型政府,积极推进办公室信息化、党务公开和政务公开,积极构建权力运行和监督体系。通过创新制度安排,提高党和国家机关履行职责的能力和水平,创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保障人民平等参与和平等发展权,实现、维护和发展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当前政府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仍然相对薄弱,充分正确履行政府职能的体制性障碍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关系到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基本民生问题仍然相对突出。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一个新时代,我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对更好生活的需求与不平衡和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新的发展阶段,人们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日益广泛。他们不仅对物质和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和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适应重大社会矛盾的变化,集中力量解决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实现为社会服务的根本宗旨

四、要推进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必须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这必然要求深化党和国家机构的改革

党、政府、军、民研究,党是东西南北一切事物的领导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党是最高的政治领导力量,在中国国家治理体系中占据着领导核心地位。没有党的领导,中国所有的现代化目标都不可能实现。国家治理体制和能力的现代化是我们党领导下的现代化,而不是任何其他政治力量领导下的现代化。推进和实现这一现代化,不仅不能动摇党的领导,而且应有利于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必须深化党和国家机关改革,完善制度安排,确保党的全面领导,努力从制度功能上解决党领导各项工作的制度和机制问题,解决党的制度和功能关系问题, 政府和军队团体在党的长期执政的条件下参与国家治理体系,落实党对党和国家机关各方面职能的领导,系统地保证党的长期执政和国家的长期稳定。

目前,党的领导和“四大”的推进总体上是协调的。坚持党的领导,支持党的领导,服从党的领导,维护党的领导,维护党的领导,是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共识和自觉行动。制度和机制的各个方面也为实现党的整体领导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同时,应该指出,由于片面理解和实行一段时间的党政分开,党在某些领域的领导仍然存在不同程度的弱化。党的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还不够健全和有力。确保党的全面领导和推进党的全面严格管理的体制机制有待完善。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党的基本理论、路线和战略,坚定不移地从严治党,提高党的创造力、凝聚力和战斗力,反对一切形式的否定、削弱和淡化党的领导言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完善党的领导体制和机制。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指出:“党的全面领导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根本保证。”《决定》还强调:“加强党对各方面工作和改革全过程的领导,完善制度安排,确保党的全面领导,提高党的领导和执政能力,增强党指导、统筹全局、制定政策、推进改革的能力和决心。”同时,《决定》从建立健全党的领导体制和重大工作机制、加强党的组织在同级组织中的领导地位、更好地发挥党的职能部门的作用、协调党政组织的建立、推进党的纪律检查制度和国家监督制度的改革五个方面,对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制度作出了具体安排。我们要认真落实这些要求和安排,优化党的组织结构,全面覆盖党的领导,确保党的领导越来越强。

需要指出的是,为了维护和加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