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土地流转:经营规模适度严防过度集中

国内新闻 浏览(794)

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必由之路。《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年11月20日宣布。《意 见》传达了改革

11月20日《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理念,旨在增加粮食产量和农民收入,积极培育以农户经营为基础的新型农业经营实体,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引导土地规范有序流转。引导农村土地有序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是中央政府深化农村改革、发展现代农业的重大政策措施。如何准确把握土地流转的基本原则,积极稳妥地推进妥善管理,记者采访了一批相关专家。

家庭管理是

规模管理最基本的管理形式,即通过改善家庭管理的资源配置和外部环境,实现生产环节的专业化和社会化。

在我们国家,家庭管理有很大的潜力。生产力水平提高后,改变家庭管理的基本地位是毫无疑问的。家庭管理现在是,将来也将是我国农业最基本的管理形式。中央财政经济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军表示,中央政府倡导的农业规模经营的实质不是否定家庭经营,而是通过改善家庭经营的资源配置和外部环境,实现生产环节的专业化和社会化。由于农业生产的监督成本相对较高,而且农民家庭成员的经济利益高度一致,因此不需要准确的劳动计量和监督。从世界范围来看,家族企业仍然是最常见的农业经营形式。

长期以来,在农业经营模式的选择上,争论的焦点一直是如何对待工商资本长期大规模租赁承包土地的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研究所研究员张小山认为,工商资本在直接经营养殖业时,应该妥善处理与广大小农的利益关系。工商资本应促进农民发展,而不是取代农民的发展;有必要对农民形成驱动效应,而不是挤压效应。工商资本主要进入农户和农民合作社不能或不能做好的生产环节和薄弱环节,如发展种苗繁育、高标准设施农业、大规模养殖和开发适合企业经营的农村“四荒”资源,注重与农户形成密切的利益共同体,确保农户是推动现代农业发展的主体。

如何抑制工商业资本进入农业带来的“非农化”和“非农化”趋势?张小山建议,首先要建立严格的准入制度,对工商企业长期以来,大面积出租农民承包耕地要有明确的上限控制,要实行按地区分级备案,建立健全资质审查和项目审计制度。其次,建立动态监管体系,定期对土地租赁企业的农业管理能力、土地利用和风险防范能力进行监督检查,检查土地利用和合同履行情况。三是要加强事后监管,建立风险保障体系,防止农民土地权益受损,防止签约农民因流入方违约或管理不善而遭受损失。

要引导土地流转,必须积极稳妥。

我们不能通过设定任务、设定目标或将流通领域纳入绩效评估来推动土地流转。

根据中央政府的精神,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是农民。土地是否转让、价格如何确定、形式如何选择,决定权在于农民,转让收入应归承包农民所有。“我们不能脱离客观条件,通过人为设定任务来促进土地流转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郭晓鸣进一步谈到,需要培育新的具有强大驱动力的商业实体,以促进土地有序流转。在农业企业进入区域有限和缺乏动力的现实下,尽管大型专业家庭、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的土地转让规模相对较小,但它们与农民的利益关系更加稳定和密切。目前,这些主体转让土地尤其需要更直接的政策支持。新的管理主体具有明显的本土化特征和较强的现实动因,应在更广阔的农村地区提高农业的规模管理水平。

大规模管理不仅仅集中在土地上。

它不能演变成其他利益相关者剥夺农民土地权益的过程,也不能演变成大规模农民被被动挤出的过程。

根据常住人口的计算,中国农村家庭的平均耕地面积约为半公顷。如果平均家庭规模增加到大约2公顷,超过三分之二的家庭将需要减少。有人估计,在北方的单季土地区,家庭管理的适当规模应为120亩。在南部两季区,它是60亩。根据这个标准,粮食生产只需要4300万人。据估计,中国目前有1.5亿从事粮食生产的劳动力。这意味着要实现全国粮食生产的大规模管理,需要转移约1亿农业剩余劳动力。

在适度规模经营的过程中,要密切关注农民利益的保护。郭晓鸣说,一方面,简单的行政干预不能用来促进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从根本上说,土地流转是一条道路,而不是终点。促进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的过程不能演变为其他利益相关者剥夺农民土地权益的过程,甚至不能成为大规模农民被动挤出的过程。另一方面,应更加重视保护农民的主体地位,更加支持以保本方式出让土地的新探索,更加稳定和持久地保护农民的土地收益权。

韩军说大规模的农业管理不仅仅意味着集中土地。在我国,期望通过大规模土地集中实现像美国那样的大规模生产是不现实的。现代农业的规模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如农业生产资料的供应和农业技术服务。单个因素的投入规模不能决定综合效益水平和先进生产方法水平。因此,在引导土地资源适度集中的同时,应引导农民走向联盟合作,发展社会化服务,弥补耕地规模的不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