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利率+疫情考验,一年5000亿新增险资他怎么投?

国际新闻 浏览(779)

“寻找资产”应该是平安首席投资执行官陈德贤每年最大的担忧。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这个词被反复提到五次。

陈德贤持有3.2万亿元的保险资金,每年都要面对大量新的投资基金。根据他的计算,平安新增加的再投资基金,包括新增加的保费、项目到期基金和股息收入,在未来三年将达到每年4000-5000亿元的规模。

如何为如此大规模的基金找到安全且有利可图的投资资产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我们再投资的压力实际上更大。"陈德贤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告诉第一财经。

从去年的投资回报来看,平安在如此庞大的资本下,实现了5.2%的净投资回报和6.9%的总投资回报,这是一个辉煌的业绩。

今年的挑战似乎更大。当低利率加剧了疫情的影响时,陈德-西安将如何布局?

面临考验:低利率流行病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与前几年相比,今年的低利率环境加上疫情对保险投资的影响有多大?陈德贤表示,无论是低利率还是疫情,短期内都会对包括平安在内的整个行业的保险投资产生影响。

从利率角度来看,低利率对保险基金新增投资资产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甚至可能导致一种倒挂现象,即到期项目的投资回报率高于到期再投资项目的投资回报率。

然而,他相信从长远来看他是有信心的。这种信心来自经济复苏的积极前景和保险基金的长期性质。

"因为保险基金不同于普通基金,我们的负债是长期的,可以循环往复。当前的低利率环境是有周期的。一旦经济复苏,利率水平将会上升。我们的长期回报率仍在6%以上。”陈德贤说道。

他强调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会冒很大的信用风险去购买高利息的公司债券或公司债券。“目前,我们所有的债权计划和金融产品都是零违约,保险资本的风险偏好不能接受通过扩大信用风险来增加收益,所以我们不会采用这种方法。”

谈到今年新的皇冠肺炎疫情,陈德贤表示,短期内,疫情确实对宏观经济有一定影响,尤其是上半年。

至于对FPA投资的影响,陈德贤表示:“预计第二季度复苏会比较缓慢,不同行业的复苏时间会先来后到,很难把握。因此,目前无法清楚地看到对我们股息或违约的影响。”

何还表示,就平安目前的资产存量而言,由于只有一小部分资产分布在受疫情严重影响的消费、餐饮、交通等行业,风险是可控的。相对而言,由于部分资产配置计划受疫情影响的延迟到达时间,预计会对新增资产的投资回报产生一定影响,“会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总体上是可控的”陈德贤说道。

保持不变,应对变化:可靠的“安全缓冲”净投资收益

事实上,我们的投资策略不会因为当前的疫情而做出重大调整。严格来说,我们注重利息收入,尽力寻找具有稳定利息收入的资产来匹配我们的长期负债,减少投资组合收入的波动,增加利润的稳定性。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战略分配方向。”陈德贤说道。

从平安近年来的主要资产配置来看,虽然投资环境逐年不同,但平安的资产比例不会变化太大。

在陈德贤看来,主要资产的配置代表了平安保险基金的整体风险偏好。根据保险负债持续时间长和对稳定性的追求,投资收益结构需要一个非常厚的“安全缓冲”,而这个“安全缓冲”是陈德-西安多年来一直坚持的NII(净投资收益)战略。

平安2019年度报告显示,在综合投资收益中,平安的净投资

“只要另一方不违反合同,这一部分就相当于在未来期间每年收取利息和股息。投资收益的可预测性和稳定性提高,投资收益的波动性降低。”陈德贤表示,由于NII战略的坚持,平安综合投资收益的波动性从过去的9%下降到了2%。

以政府债券和铁路债券为例。陈德贤表示,目前平安约有9300亿元投资资产投资于期限超过15年的政府债券和铁路债券。“他们的税后股息率是5.1%,这是国家信用。违约几乎不会发生。”这一部分相当于当前3.2万亿总投资资产的近30%。15年后,资产税后收益率可达5.1%,这无疑为平安的长期总投资收益提供了很大的确定性。

"这部分相当于降水。"陈德贤解释说,长期以来,平安的固定收益投资相对较大。在股票方面,出于同样的目的,平安将选择估值低、股息高的股票进行集中投资,而不是“炒股”。陈德贤表示,目前股票股息占净投资收益的近20%。

在平安实施新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后,这一战略更加重要。平安的中长期目标是努力采用权益法来核算对基本面良好的股票的集中投资。这不仅可以提供更好的合并利润,还可以避免新会计准则下股价波动对利润的巨大影响。

在陈德贤看来,坚持NII战略也有额外的效果。由于必须投资更多的长期债券,资产和负债的期限差距相应缩小。“由于在20年或30年内投资了大量长期债券,资产的期限被延长了。目前,我们的资产和负债期限的差距已经从2013年的8.6年缩小到5.5年,这在中国应该是一个合理的水平。”

在安全缓冲之上:寻找新资产

尽管平安已经存了厚厚的“安全缓冲”,低利率和颠倒的再投资率也是目前必须面对的事实。

陈德贤表示,基于NII战略,平安目前正在寻找一些新品种和投资资产。他认为,除了传统的投资物业,如办公楼,公共租赁住房,医疗保健,工业园区,工业园区和其他新的房地产项目以及各种高质量的基础设施项目是很好的选择。

"房地产投资周期相对较长,长期回报率也相对较高。对于保险的长期负债,匹配度很高。自从我们去年开始做这件事以来,一些项目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进行。当前疫情的短期影响不会改变我们的投资方向,今年可能会增加和加快。”陈德贤说道。

与此同时,陈德贤表示,他将尝试能够提供更好的税后回报的优先股、可持续债券,并开始在外包领域进行MOM投资,以选择优秀的外部基金经理。

在形式上,陈德贤表示将深化与平安联盟(集团客户整合财务委员会)的协调,利用联盟内丰富的企业客户资源,加快寻找优质资产的步伐。

至于传统资产,陈德贤认为,根据目前的市场情况,债券收益率仍在下降,信用风险在增加。相对而言,今年股票比债券更有吸引力。

在资本量、资本性质和稳定经营战略的条件下,波段经营显然不是平安股票投资的重点。不过,基于市场环境,陈德贤表示,如果有明显的结构性机会,他仍会抓住。一般来说,乐队运营每年进行两次,但在今年第一季度进行一次。

但是,陈德贤也警告说,目前一些股票的股价与基本面有些脱节,需要谨慎处理。